安心智业/新闻资讯

热点排行

中国经济平稳人民币汇率适中 寻求“建设性”途径解决贸易纠纷

作者:xlm 2018-10-18
IMF/世界银行年度会议目前已经落下帷幕。与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中国经济、利率水平等问题发表了意见。此外,易纲还会见了美国财长努钦以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并就双方关心的经济以及贸易问题展开讨论。
中国经济增长稳健 年内实现6.5%增长
就中国当前经济状况,中国宏观经济运行平稳,防范金融风险初见成效,年初预定的增长目标可以实现。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指出,关于中国经济,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稳定,预计今年能够实现6.5%的目标,也可能略高。价格水平处于良性区间,目前CPI为2%,PPI为4%,预计全年CPI略高于2%,PPI在3%~4%。企业利润增加,税收和工资收入也处于不错的水平。国内消费成为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从国际收支来看,对外盈余在持续缩小。中国经常账户长期保持盈余,在2007年达到峰值,占GDP的10%,此后逐年下降。今年上半年,经常账户出现赤字,全年可能小幅盈余,预计不足GDP的1%。以上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已主要由国内需求推动,消费和服务业成为主要驱动因素,对外盈余不断缩小。
易纲还表示,目前中国央行所有货币政策都是以国内经济为主要考虑。目前从消费、利润、税收和国民经济的名义增长率等各项指标来看,经济都在一个不错的区间运行。
易纲在演讲稿中还指出,中国经济在2018年继续平稳增长,在结构升级和提高效率方面取得了进展,国内金融业整体上保持健康、风险可控,下半年来国务院金融委主要关注防范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各监管部门也加强了合作,保障降杠杆的有序进行,风险较好地受到了控制,风险意识和市场秩序都得到加强。
中国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人民币汇率合理均衡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的货币政策仍是稳健中性,从M2和社会融资规模看,都不能说是放松,所以不能说货币政策是宽松的;并称人民币汇率现在合理均衡,比较稳定,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看,人民币汇率总体来看还是比较强的。
易纲还在接受国内媒体《财新》专访时称,中国利率适度,所以没有跟随主要国家加息,当前“既不担心通胀压力,也不担心通缩压力。”他还指出,中国央行坚持以国内优先,以国内经济为主来考虑货币政策,同时货币政策主要着力于在岸市场,再向境外市场传导。

(中国人民银行行行长易纲,来源:彭博、FX168财经网)
中国人民银行并宣布了年内第四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0月15日起生效,总计释放1.2万亿元人民币资金,其中4,500亿元用于偿还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人行并称,将继续实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本次降准不会形成人民币贬值压力。
易纲指出,今年以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有所下降,从年初的4%左右降至目前的3.6%,同时7天逆回购利率也有所下降;今年以来央行已4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广义货币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相当。社会融资规模增速约为10%,也处于合理水平。可以看出,中国当前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既未放松,也未收紧。
就人民币汇率方面,易纲指出,在金砖五国里面,人民币汇率是最强的,人民币汇率要有底线思维是指要把各种风险因素都想透彻,这样就可以未雨绸缪,底线思维有一点是指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易纲在专访中还援引IMF的报告称,当前人民币的汇率波动是正常的,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率实际上与发达国家的货币汇率波动基本一致,比其他发展中国家货币汇率贬值的幅度都小得多。
今年以来是美元指数的强势和美联储加息的过程,使得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感觉到有点紧,因为美元一加息,在发展中国家资本是外流的。
易纲并表示,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就业、通货膨胀,以及汇率的双向波动,都在合理的区间里,从人民币汇率来看,今年前四个月人民币汇率是升值的,四月份以后,人民币汇率向另一个方向走了,但全年看,相对美元指数的升幅,人民币汇率还是在一个非常合理的区间。
中国寻求通过“建设性”途径解决贸易纠纷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IMF年会期间还会见了美国财长努钦以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并就贸易以及经济等问题发表了意见。
易纲认为,贸易摩擦给经济带来的下行风险巨大。过去几天IMF发布了相关模型,预测了贸易摩擦对主要经济体和全球的负面影响。他同意IMF的结论,人民银行的模型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认为贸易摩擦将造成很多问题,导致负面预期和不确定性,使市场产生紧张情绪,这是市场不喜欢的。
贸易紧张局势是个问题,因为它会导致负面预期,会引发不确定性并让人不安。未来我们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多年来一直在缩小,中美之间的某些贸易,比如在华生产并出售产品的美企中国子公司的销售,并未在数据中得到反映。
易纲表示,中国寻求与美国一道,通过建设性途径解决贸易紧张局势问题,中国也会继续开放服务领域,尤其是金融行业。

推荐阅读